爆玉米花

  “爆玉米花啰“!伴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孩子们欢呼起来:唱起“二月二,龙抬头,大囤满,小仓流”的儿歌;玉米花香味在空气中氤氲,大街上回荡着欢声笑语。大人们用茶缸或小瓢盛着玉米在排队等候爆玉米花,兴高采烈地说着家常话,孩子们围成一圈观看爆玉米花。

  早在宋代,人们便通过爆米花来占卜一年之“休咎”。“东入吴门十万家,家家爆谷卜年华。就锅排下黄金粟,转手翻成白玉花。红粉美人占喜事,白头老叟问生涯。晓来妆饰诸儿子,数片梅花插鬓斜。” 清代诗人赵翼不仅描绘出了爆米花的美,而且写出了爆米花给人们生活增添的无限情趣。

  赵翼是苏州人,他们“爆”的米花是南方的大米;而北方,则流行在二月初二爆玉米花。农历二月初二,叫“龙抬头”,老百姓在这天吃“爆米花”,庆贺“金豆开花、龙王、兴云布雨,五谷丰收、国泰民安”逐渐成为习俗。

  爆玉米花的是一位面色黝黑的中年人,动作麻利,好像浑身有使不完的劲! 他熟练地把玉米倒进一个中间粗,两头细,顶上有盖子的炉里,封好口,然后把炉放在架子上,用左手摇动起来,架子下面是烧得正旺的炭火桶。他右手拉风箱,偶尔往火桶里填上一两块炭,动作极其娴熟。铁锅把手上,有一个圆圆的压力表,老人不时地看一下时间。大约七八分钟后,他把爆米花炉迅速地倒转一圈,起身拖过一个长笼子,然后把铁锅从架子上拿下来,对准笼子,准备起爆。

  记得四十年前爆玉米花,用的是腊条编织的大长笼子,每爆一炉,总有一些玉米花从笼子口和笼子的缝隙里喷出来四散一地,瞬间烟雾迷漫,嘴馋的孩子便在地上哄抢玉米花:有的被踩掉了鞋子,有的头碰到了头,疼得一坐在地上,有的孩子忙不迭地把捡到的玉米花往嘴里送,孩子们个个灰头土脸,忙得不亦乐乎,大人们被逗得哈哈大笑,对孩子们评头论足。

  用铁锅、炭火爆出的玉米花,脆、香、酥,放进嘴里一嚼,那种玉米的芳香沁人心脾,从头顶爽到脚根!

  二月二前后爆玉米花,是农家重要的亲子活动项目。它爆出了农村人的欢乐、和谐,它爆出了农村人的春天的希冀、秋天的期盼,它爆出了农村孩人多姿多彩的童年。


站长推荐:911故事网, 涵盖各类短篇故事 ,欢迎访问www.911gushi.com!
标签:[db:标签]
上一篇:一个人的西行——“在那遥远的地方” 下一篇:不曾错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