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

侮是深蓝色的,说不上光滑;排了队的小浪开正步走,数不清有多少,喊着口令“一,二—— 一”似的,朝喇叭口的海塘来了。挤到沙滩边,噗澌! —— 队伍解散,喷着愤怒的白沫。然而后一排又赶着扑上来了。

三只五只的白鸥轻轻地掠过,翅膀扑着波浪—一 一点一点躁怒起来的波浪。

风在掌号。冲锋号!小波浪跳跃着,每一个像个大眼睛,闪射着金光。满海全是金眼睛,全在跳跃二海塘下空隆空隆地腾起了喊杀。

而这些海的跳跃着的金眼睛重重叠叠一排接一排,一排怒似一排,一排比一排浓溢着血色的赤,连到天边,成为缉金色的一抹。这上头,半轮火红的夕阳!

半边天烧红了,重甸甸地压在夕阳的光头上。

愤怒地挣扎的夕阳似乎在说:

哦,哦!我已经尽今天的历史的使命,我已经走完了今天的路程了!现在,现在,是我的休息时间到了,是我的死期到了!哦,哦!却也是我的新生期快开始了!明天.从海的那一头,我将威武地升起来,给你们光明,给你们温暖,给你们快乐!
呼——呼——

风带着永远不会死的太阳的宣言到全世界。高的喜马拉雅山的最高峰,汪洋的太平洋,阴郁的古老的小村落,银的白光冰凝了的都市—— 一切,一切,夕阳都喷上了一口血焰!

两点三点白鸥划破了渐变为褚色的天空。

风带着夕阳的宣言去了。

像忽然融化了似的;海的无数跳跃着的金眼睛摊平为暗绿的大面孔。

远近有悲壮的茄声。

夜的黑幕沉重地将落未落。

不知到什么地方去过一次的风,忽然又回来了。这回是打着鼓似的:勃仑仑,勃仑仑!不,不单是风,有雷!风挟着雷声!

海又动荡,波浪跳起来,轰!轰!

在夜的海上,大风雨来了!

故事
站长推荐:911故事网, 涵盖各类短篇故事 ,欢迎访问www.911gu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