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子吟

溧阳在哪儿?哦,对了,它在江苏。唐代著名诗人孟郊的《游子吟》,就是在此地写的。
  天下游子何其多也,唯有大唐游子孟郊唱出了海内外离乡之人的共同心声。每每思乡怀亲时,总想起唐代这首千古绝唱,也想握管涂鸦,以抒心怀。仿佛心有千千结,无奈空有一腔情愫,竟然不知如何表达。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孟郊自幼丧父,家境贫寒。秉承母意,三次科考,直到46岁才进士及第,却因刚正不阿,拒攀权贵,竟悬职四年之久。直到天命之年,才被任命为溧阳县尉。尽管官职低微,但他并未放在心上,毕竟可以借此奉养老母。故此,他一走马上任,便立即“迎母溧上”。对于孟郊这位常年颠沛流离、居无定所的四方游子来说,最值得回忆的,莫过于母子分离的痛苦时刻——每次临行前慈母为游子缝衣的惜别场景。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虽然只是突出了两件极为普通的东西,然而写出了母子相依为命的骨肉感情。老母枯眼昏花,但总是一针一线地缝,针针线线都是这样的细密,老是担心儿子迟迟难归,因而总想把衣衫缝得细密结实一点。其实,老人的内心何尝不是渴盼儿子早些平安归来呢?慈母的一片舐犊深情,只是在这样的日常生活最细微之处流露出来。此时此刻,没有言语,也没有眼泪,但是老母一片爱子的深笃之情,从这些普通常见的场景中充溢而出。它怎能不拨动每一位读者的心弦,催人泪下,唤起普天之下儿女亲切的联想和深挚的忆念呢?
  我,不正是一个离乡别母、常在异乡为异客的游子么?
  我不禁想起了自己年迈的母亲,心里一阵酸楚,一阵惭愧……在我未成年时,尤其是12岁以前,身体特别虚弱,常常感冒高烧不退,谁知道有多少个黑夜母亲寝食难安,点着昏黄的煤油灯偎依床前独自守护?最难忘那个月明星稀的夜晚,母亲背我到卫生所看病,回来的路上却遇到一只灰狼,我们母子俩被吓得屏气敛足的情景。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是啊,对于春天阳光般深厚的母爱,区区小草似的儿女怎能报答于万一?
  今夜,月色如水,独立窗前,看溶溶的月光给窗口镶上一道银边,一直延伸到万水千山之隔的那渺远的故乡去了。我的思绪又一次踏着这遍地月光,沿着《游子吟》铺就的意境,走上了去故乡的道路。
  如今已入不惑之年的我,由于带毕业班,常常节假日在校加班,很少回家看望父母。每次回去,母亲总是像待客人一般,想着法子变着花样为儿女做好吃的。临行前,母亲虽然不是孟母那样针针线钱密密缝补游子的衣衫,但总是要给这样那样大包小包的寓言故事土特产,还有那盛满爱意的唠叨叮咛。母亲所送东西的价值总是远远高出我们回去带的所谓的礼物。
  此时,我突然萌生了用手机给家里拨个电话的念头。打邻居电话,对方说母亲已经睡了。望窗外白茫茫的夜色,它多么像母亲哺育我们长大成人的甜美的乳汁啊。不!它不是乳汁,它简直就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那酽酽醉人的母爱!
  岭外音书断,经冬复历春。
  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


站长推荐:911故事网, 涵盖各类短篇故事 ,欢迎访问www.911gush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