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岁月(散文)

  老屋,一个见证我童年时代的房屋。它,是父母在他们结婚那年盖的,用黄土坯砌成,白石灰辅就;屋正墙高,木梁青瓦,房屋正中间是正屋,它明显大于两侧的配房;两侧的配房均为套房,左侧外间用来做饭,里间放柴米,右侧均用来堆放杂物和煤土。房屋结构虽简单,但院落很大,小径长而深幽,约十五米,两侧依次种着枣树、葡萄树、樱桃树、杏树和核桃树。院正中悬一盏老式挂灯,可照亮大半个院落。童年时代,我在晕黄的灯光中一天天长大,使我沉浸于家的温馨和睦中。

  约摸孩提时,母亲常常用她那温暖有力的手臂从我的胳肢窝下搀扶着我,让我学习走路,每次跌倒时抬头总能看到母亲那双渴切的眼神,它闪烁着的明亮的光支撑我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更照亮了我今后奋进的道路和方向。最初的印象是,小小的我经常在院落中游荡,感觉院子好像没有尽头,怎么也走不出去,于是我对外界的渴望渐渐消失。有一次,我失望地走向正屋,可就在跨高高的门槛时狠狠地摔了一跤,我便大声哭喊,母亲很快赶来……

  再到后来,我上了小学。愈长大愈有叛逆心理,有一次和母亲顶了嘴,我摔门而出,晚上坐在老屋外的台阶上,看着院落幽黑的地方,时不时向夜空望去,那晚没有星光,没有月亮,漆黑一片的夜令人害怕。其实,我很想和母亲道歉,可是欲言又止,于是我就拿起窗台上的石笔,在老屋的门上写了“我错了”三个字,随后,我倚着门框慢慢地睡着了……

  夜晚寒冷的风吹过,我从睡梦中醒来,正好看到母亲拿着父亲的军大衣向我慢慢走来,我们对视着,好似眼神说尽了一切心里话……

  14岁那年,老屋的门上已经画了9道横线,但我们全家搬离了老屋,直到我16岁那年的夏天,才又重新探访了老屋。刚走进院落,清香的气味扑面而来,原来久无人打理的葡萄树竟神奇般地萌了芽。可是老屋外侧的墙皮,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大块大块地脱落,露出了内侧的黄土坯,遍布的蜘蛛网,结了一层又一层,仿佛在向世人宣示这座房子的所有权。爬满青苔的石板,又新增了几条裂痕。地面凹凸不平的样子,岁月带走了它光滑鲜艳的外表,剩下的只有岁月驻足过的痕迹。正屋门上老旧的铁锁也已变得锈迹斑斑,原来的钥匙也打不开锁了。或许由于铁锈的原因,铁链早已腐蚀彻底,轻轻一拽,便被拉断了。

  推开那尘封已久的木门,还能听见它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往里探头,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袭来。

  正中的红色正方木桌上已铺满了厚厚的灰,母亲缓慢地从她的口袋拿出了一把钥匙,她把头压得很底,仔细地寻找着能打开抽屉的钥匙。我并未进入老屋,只是驻足于木门口,静静望着母亲的背影……那背影早已青春不再,但于我而言,那双眼睛却依然明亮,为我在黑夜中指引方向。很快母亲便走到门口,缓慢地拿起窗台上铺满灰尘的石笔,踮起脚记下了我的身高,把我拉入了幼时的回忆中……

  拜别了老屋,再没踏入过,也再没与它在梦里相遇,不是忘了,而是因为我爱它爱得深沉,所以希望那段回忆只属于我。

  老屋,一个见证我童年时代的房屋。它,是父母在他们结婚那年盖的,用黄土坯砌成,白石灰辅就;屋正墙高,木梁青瓦,房屋正中间是正屋,它明显大于两侧的配房;两侧的配房均为套房,左侧外间用来做饭,里间放柴米,右侧均用来堆放杂物和煤土。房屋结构虽简单,但院落很大,小径长而深幽,约十五米,两侧依次种着枣树、葡萄树、樱桃树、杏树和核桃树。院正中悬一盏老式挂灯,可照亮大半个院落。童年时代,我在晕黄的灯光中一天天长大,使我沉浸于家的温馨和睦中。

  约摸孩提时,母亲常常用她那温暖有力的手臂从我的胳肢窝下搀扶着我,让我学习走路,每次跌倒时抬头总能看到母亲那双渴切的眼神,它闪烁着的明亮的光支撑我一次次跌倒一次次爬起,更照亮了我今后奋进的道路和方向。最初的印象是,小小的我经常在院落中游荡,感觉院子好像没有尽头,怎么也走不出去,于是我对外界的渴望渐渐消失。有一次,我失望地走向正屋,可就在跨高高的门槛时狠狠地摔了一跤,我便大声哭喊,母亲很快赶来……

  再到后来,我上了小学。愈长大愈有叛逆心理,有一次和母亲顶了嘴,我摔门而出,晚上坐在老屋外的台阶上,看着院落幽黑的地方,时不时向夜空望去,那晚没有星光,没有月亮,漆黑一片的夜令人害怕。其实,我很想和母亲道歉,可是欲言又止,于是我就拿起窗台上的石笔,在老屋的门上写了“我错了”三个字,随后,我倚着门框慢慢地睡着了……

  夜晚寒冷的风吹过,我从睡梦中醒来,正好看到母亲拿着父亲的军大衣向我慢慢走来,我们对视着,好似眼神说尽了一切心里话……

  14岁那年,老屋的门上已经画了9道横线,但我们全家搬离了老屋,直到我16岁那年的夏天,才又重新探访了老屋。刚走进院落,清香的气味扑面而来,原来久无人打理的葡萄树竟神奇般地萌了芽。可是老屋外侧的墙皮,经过岁月的洗礼已经大块大块地脱落,露出了内侧的黄土坯,遍布的蜘蛛网,结了一层又一层,仿佛在向世人宣示这座房子的所有权。爬满青苔的石板,又新增了几条裂痕。地面凹凸不平的样子,岁月带走了它光滑鲜艳的外表,剩下的只有岁月驻足过的痕迹。正屋门上老旧的铁锁也已变得锈迹斑斑,原来的钥匙也打不开锁了。或许由于铁锈的原因,铁链早已腐蚀彻底,轻轻一拽,便被拉断了。

  推开那尘封已久的木门,还能听见它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往里探头,一股腐朽的味道扑面袭来。

  正中的红色正方木桌上已铺满了厚厚的灰,母亲缓慢地从她的口袋拿出了一把钥匙,她把头压得很底,仔细地寻找着能打开抽屉的钥匙。我并未进入老屋,只是驻足于木门口,静静望着母亲的背影……那背影早已青春不再,但于我而言,那双眼睛却依然明亮,为我在黑夜中指引方向。很快母亲便走到门口,缓慢地拿起窗台上铺满灰尘的石笔,抒情散文踮起脚记下了我的身高,把我拉入了幼时的回忆中……

  拜别了老屋,再没踏入过,也再没与它在梦里相遇,不是忘了,而是因为我爱它爱得深沉,所以希望那段回忆只属于我。

  「昨天不是才给你了吗?怎麽又花完了!」爸爸露出无奈的神情质问我。老屋岁月(散文)

标签:
上一篇:总在岁月温情中醉念相思时光梦 下一篇:有关岁月的现代抒情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