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岁月回响的是琴声

夏,是天使最纵情的手笔,是时序里最让人不甘寂寞无限畅想的悸动,是嫦娥偷偷窥探之后甩一袖温润带来的泪滴。据说,那高山流水遇知音的绝美就是生发在那个夏天,高山不再仰止,万峰都飞上那有数的七根琴弦;流水不再恣肆,跌水都飞花溅浪般地化作了美妙的音符。于是演绎了人间的绝唱,再不能让人叹惋聆听了,便戛然作止,留下了千古知音,空谷传响,不绝如缕,岂止绕梁。

万千翕动的影像,有着视觉的冲击,人的眸子最不能深藏这些重叠的图片,所以才有了选择性的淡忘,恍惚间有了不能确定,似曾相识燕归来,过往的燕群早就划为一绳南去,只能靠错觉来唤醒呆滞的瞳孔。记忆的闸门,不是说开启就可以开启,所谓触景生情,便是勾起模糊的记忆,凑成断续的碎片,让你故意把心中的烦恼一件件穿起,若是连缀突然绷断,再也不能承受其重,再也不能弯腰拾起。人世间啊,最牢靠的眼见为实显得苍白乏力;人的万灵大脑啊,沟壑驰骋,总以为可以装下所有逝去的倩影,可到时候总是填充得满满的,不能如解开一瓶时光的盖子那样轻而易举。哦,思来想去,唯有那最易逝的声音却可以轻易跃出,唱响昔日的歌,复原旧时的梦。最安全不去不丢的,我们往往以为最好珍藏在保险公司里,可流转的账目总不能从来都一笔不差,即使是数字再完美,可投资的周转,总是把旧有的存放变成了暂时的数值,人言,藏在分寸的心里最保险,岂不知,人心易变,玩着让你不能放心的魔术,故而恋人呢喃,第一句总是问,我的君啊,你会不会把心儿变了?纤手在心口划过,倘因相惜,便捂在胸口,说一声“我剖来给你看”,剖心何用?比干剜心之痛,一痛千年,只能成为一个悲剧的经典。

回首岁月,并不无情,只要那琴声还在岁月里回响,在耳畔,在脑际,继而入心,即使化作孱弱的音符,捻成断弦的尖音,跃上九天,毕竟你的心还可以为之一颤,哦,我的岁月啊,回响之音,还是那动听的琴声……

因为那琴声,这个夏才诗意充沛到一拧就滴水。泼墨一池,为的是渲染浸渍一个跌宕而写意的夏天,毕竟是画中的天空;捉蝉一只,是因为蝉儿吵了夏夜里的琴弦,别以为你如许就可以捉住一个夏的魂。这些都是徒劳无功,真不如拭去那口琴上的灰尘,挑起一个对夏夜缠绵的高音。

文墨流淌,夏蝉遁去,唯有这琴上的音符会把一个人的夏天全部捉住,把他的心儿捆系在浪漫而多情的音符上……

一双找到了彼此音阶高低的男女,已经坐在了村北山根之下,山小的无名,但足够安放两个人最曼妙的青春。是在那赤臂的庄稼汉子掮着他的锄犁,哼着只有山岚倾听的轻音,回到那个已经挂着半月的篱院;只有那不知疲倦的萤火虫,拉着自觉可以给人带来光明的微光,流连在夏夜里的草窠树间;只有那袅袅的炊烟和着农饭的土香,刺激着人不能不深嗅的食欲……这些都给了那恋人做了最朴素的装饰,然后可以引出晚饭之后那些无着无处安身只能到街头无聊的农人农妇,也许这就是他们爱情的宣告,无需一个婚礼,只要一个乡土的传递,如此的原始与简单,或许就是爱情的本色。

你小心翼翼地,每次都像是打开一方祖先传承下来的青花瓷,慢吞吞放开那方沁香的手帕,拂拭一下本无的蒙尘,要一个崭新的开始。夜色迷蒙,看不清,却在心中看着那香帕的叠放,听着那香帕折叠有声。

一曲《茉莉花》,仿佛这样的首曲就是爱的闸门,“让我来将你摘下,送给别人家……”只知道旋律的温婉轻吟,却不懂已经埋下了宿命,宋之问道:“天香云外飘”,后来知道如此隐秘的爱事怎么可让人偷了香去……

一曲《小城故事》,开口就是“小城故事真不错,请你的朋友一起来……”邓丽君的婉约,在口琴里变得更加怂恿,此时为何邀那朋友来?又是不合时宜的无心地轻言“你来吧”……

一曲《故乡的云》,充满了别离的轮回,“有个声音在对我呼唤,归来吧归来哟……”这明明是未来的未来,你我彼此隔墙呼唤,若是一篱不可拦挡,若是一个遥远的海岸,只能唤着“归来哟”……

没有怨恨,也没有哀伤,多少年后,这些都成了最贴切的应验。翻开记忆的书页,找寻每个细节,最终落在了主角的“五音不全”,没有二人的轮唱,总是一个声音在求爱言欢,如此的爱事怎可绵长。大学里,不能错失对爱的残缺的“恶补”,宫商角徵羽,成了所有课程的核心与全部,恨也音乐,爱也音乐,这音符啊,只有那七个简单的数码,怎么弹得那样的哀婉,痛肠九曲,撕心裂肺!

在时光的慢慢流淌中,总是不友好地露出狰狞的一面,就像无尽的黑暗中那一眼刺眼的明亮,吓跑了挣扎中的双人舞,吓跑了整个美好的夏天。把罪过归于夏天,你说夏天不怨么?夏天啊,你本来就是一个外表性感而内在极其天真的季节,年轻的燥热,你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制造着比夏天还要温暖的故事,这些故事的温度往往无需达到一百度,也都会灼伤你的肌肤……

所有夏天的故事,若不是开花结果的轮序正常的滚动,都会是一个“移花接木”,依然会在灿阳的照射下,洒落一地的斑驳,若你以为树的荫庇是一种美,那就贮存在心底,留在心灵深处的角落里。无需抱怨如何忘情如何失意,夏风依然会吹过她魅力的裙幅,不是因为你,而是因为青春,那琴声依然还美丽,依然还在吹奏着与你相处的旋律,甚至曲子都和当初如此的雷同,你不能明白吧?她不是在怀恨你,也不是在气恼你,她也在怀念那段夏日北山脚下夏夜的琴声,只是她不敢告诉她现在的他,只能说,还是喜欢旧有的歌曲最有魅力……

学会用梦来温暖自己就足矣,光与树总是投下斑驳的碎影,夏夜的月色也是迷离,都会变成一个不能再拾起的梦,恨梦袭来,徒增恨意,莫若抚摸,梦境才是可亲可依……

不要叹息,再也不能遇到那夏夜的琴声,就是给你交响曲,你也会说都没有那时的琴声美丽,你的脑沟里早就铭刻了满满的浪漫音符,后来的声音,只能是蝉声歇斯底里,后来的夏鸟也嘤嘤飞语,你只能觉得每一次鸣叫都是唤起对夏夜琴声的回忆。

其实,你不必苦恼地把如今的蝉声当做夏夜的琴声,也不必将现在的鸟鸣当做那时飞出的琴音,留在心中也不必做这样那样的比对,同时袭来,袭来常常是不谋而合,总是成为一曲合唱,别去剖分得那么清晰,都是岁月里不同时段的琴声。

你大喊一声“我要拥抱这个夏日!”谁都不会在意你的大喊里还藏匿着昔日的琴声美意。含蓄地说,含蓄地活着,这样的日子才浪漫无比,没有谁可以夺走属于你的琴声,只是别自己在琴声里添加离意……

人生的岁月最美丽,不是笼统地在黑夜里拥抱,总有令你心弦悸动的一曲琴声,琴声里还有那个微眯着的眼睛给你投来一束暖意,足够了,这才是人不负岁月,美好的岁月就一定回响在你的心底……

作于2018年6月9日午后,16:20就


站长推荐:911故事网, 涵盖各类短篇故事 ,欢迎访问www.911gushi.com!
标签:[db:标签]
上一篇:淡淡艾草香 下一篇:独木难以支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