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段似水年华

高中时期从不觉得自己的高中生活过的有多绚烂多彩。不逃学,不早恋,也从没翻过校东门口那面缀满铁钉的围墙。荏苒时光,虽然心中不免留有遗憾,但也能很快被心中那股更为强烈的升学欲望所压倒。三年之中,记忆中最为深刻的恐怕就是那张颓破课桌上的一堆堆恨比天高的课本,试卷,笔记本。那时候总觉得三年很长,做习题很累,考试很苦,看到喜欢的男生从自己面前走过去却又不敢打招呼的样子很怂,想到父母对我满怀期待却又极力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很烦。后来上了大学慢慢体会到了,其实三年真的很短,短的你来不及抓住它它就刺溜一声飞走了。等你再想去回味的时候,你会发现早已是物是人非。从回忆深处你能得到的除了短暂的快乐之外,更多的其实是一种今昔与往昔相映的落寞感。

高中读的是寄宿学校,每个月会有一次假,其余的时间都是在学校度过的。学校食堂伙食不太好,高三又面临着巨大的升学压力,吃什么都没有胃口。好友看我状态不太好,打趣的说道:“下午放学到晚自习将近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有没有胆出去搓一顿?”我连忙摆手道:“算了吧,我英语卷子还没做完呢。再说学校那围墙听说又镶了不少钉子。怎么翻啊?”“谁说要翻墙了” 好友冲我眨眼道,“我说的是咱们正大光明的请假出去。” 于是下午放学后,好友就搀着装病装的无比认真投入的我向班主任请了病假。出了校门后的我们直奔海底捞,想到晚上还有晚自习,我们以果汁代酒干起杯来,在玻璃杯的相互碰撞声中,在周围人潮不断涌动的喧闹声中,我忽然站起来,努力瞪大早已蒙上一层雾的眼无比激昂地说道:“我!一定要考上交大!” 听后,好友猛的把杯中的果汁一饮而尽,看着我大笑,我也跟着笑。两个人傻子似的笑了很长时间,引得旁边用餐的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瞅着我们,直到后来觉得黏腻腻的泪水沾了一脸很难受的时候才停下来。那时候的我们都能清楚地感受到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也都明白自己此刻的努力是多么无力,就像是死也要抓住一根稻草一样,不是不愿放弃,而是有太多的不甘心。后来看过北岛的一句话“那时我们有梦,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我想,那时的心境大概就是如此吧!

高中的室友关系也不尽和谐,总是为了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架,女生们老喜欢在别人背后说些坏话,也曾一起孤立过谁。同寝的小杨是个说话很直很爽朗的姑娘,她能在教室的走廊里很大声的告诉你你今天的头发扎的很丑,也能在一堆同学面前很无情的嘲笑你牙齿上有菜叶儿。这样的人很明显是得不到女生喜欢的,于是班上的很多女生都联合起来孤立她。方式很简单,比如更直接的当面怼她,比如打扫卫生时故意把她的位置弄乱。而这种现象在寝室中上演的更加激烈。全寝除她之外的六个女生,有五个半学期都不和她说话。也许是认识到了自己的问题,后来她的话也越来越少了。从前开朗的姑娘变得文静起来了。在室友中,每个人也都有着自己的小团体,干什么都一起,喜欢一个人一起,讨厌一个人一起。那时偶然得知同寝的小张喜欢上了班上的某位男同学,全寝的女生就帮他出谋划策,有人帮她要那个男生的联系方式,有人帮忙制造她与那个男生独处的机会,更有甚者愿意在高三无比紧张的夜晚花上半个晚上的时间不睡觉来帮他分析这段感情。那个时候的女生总是无比团结,心中装的好像都是别人。

那时候的我也有自己喜欢的男生。我愿意在每个周四的早上代替别人打扫大半个清洁区只为更近一点的偷看他在操场上打篮球的身影,哪怕只能匆匆的瞄上几眼;我愿意每天早上提前30分钟起床,只为能在楼梯上偶遇每天都早起的他,哪怕我们可能连招呼都不会打。那时候的喜欢是纯粹的,是朦胧的,就算心里喜欢的不得了,但脸上还是一副“我怎么可能喜欢他?!”的样子。记忆中和他最近距离的一次对话是在高二,四月的某一天,那是一次体育课,我在操场旁等去教室的同学,他拿着一双羽毛球拍向我走过来,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他上身穿着件纯白的t恤,下面是条黑色的运动裤和新买的蓝色球鞋。四月的嫩柳坠在枝头生出一片浓绿,一大片一大片的映在他的身后,身旁的花坛中露出雏菊刚刚探出的鹅黄色头颅,空中弥漫的都是雏菊幽幽的清香。“他是向我走来的吧?” 我好像听到了自己的胸腔处剧烈的震动,我有点紧张,有点不知所措,只能僵硬的不断梳理着额头被风吹乱的碎发。“要球拍吗?” 他扬起手中的球拍向我递过来,似笑非笑的脸庞上荡出两片梨涡。“不用,谢谢啊!”略为扭捏的回答了他之后我便迅速的把脸转向旁边,不想让他看到我早已潮红的脸颊。我知道那一刻自己有多狼狈,就像是在影院观看一场无比盛大的爱情电影,眼中所见的美好都是别人的故事。

紧张的高考像是道成年的仪式,匆匆流逝的这三年都是为了使这项仪式更加美好。我们的大学梦,我们的朋友,我们始终不敢启齿的某段情感。他们都是一面面质朴的镜子,照出当初最稚嫩的那个自己,也照出当初那份最为单纯的美好。高考后我还是没有考上自己理想的大学,但我没有气馁,路还长,上天善待的始终是愿意努力的人。六月的那次寝室聚餐,本以为小杨不会来,不成想她还是急匆匆的赶来了,那天她穿了件花裙子,很漂亮,和我们有说有笑,大家全然没有了以前的那种隔膜。和喜欢的男孩也不了了之,最后听说他去了沈阳读大学,沈阳的冬天好像很冷,也不知道他一个南方人会不会不习惯。

啊!不知不觉这段似水年华就这样悄悄地过去了呢……


站长推荐:911故事网, 涵盖各类短篇故事 ,欢迎访问www.911gushi.com!
标签:[db:标签]
上一篇:相思总是无奈 下一篇:怀念高中那段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