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爱玲

  华丽缘,作者:张爱玲。——这题目译成白话是“一个行头考究的一爱一情故事”正月里乡下照例要做戏。这两天大家见面的招呼一律都由“饭吃了没有?”变成了“看戏文去啊?”闵少一奶一奶一陪了我去,路上有个老妇人在渡头洗菜,闵少一奶一奶一笑吟吟地大声问她:“[浏览全文]

  《若馨》评,作者:张爱玲。这是一个具有轻倩美丽的风格的一爱一情故事,也许,一般在小说中追求兴奋和刺激的读者们要感到失望,因为这里并没有离奇曲折,可歌可泣的英雄美人,也没有时髦的“以阶级斗争为经,儿女之情为纬”的惊人叙述,这里只是一个平凡的少女怎样得[浏览全文]

  牧羊者素描,作者:张爱玲。——陈子善译(原作为张一爱一玲高中英文习作)这里我将让大家来做一个搭配练习。哦,亲一爱一的读者,如果你们误将此当作难得出奇的历史或几何配搭试题而惊慌失措,那就大可不必了。镇定一些,先通读你们试卷的第一栏,那里印着一长串名单[浏览全文]

  

张爱玲散文谈画的那篇

  秋雨,作者:张爱玲。雨,像银灰色黏一湿的蛛丝,织成一片轻柔的网,网住了整个秋的世界。天也是暗沉沉的,像古老的住宅里缠满着蛛丝网的屋顶。那堆在天上的灰白色的云片,就像屋顶上剥落的白粉。在这古旧的屋顶的笼罩下,一切都是异常的沉闷。园子里绿翳翳的石[浏览全文]

  又《国朝诗》有牌记:“新阳赵氏刻,优美散文元和江标题。”但没有交代刊刻的时间。《中国古籍总目》本条,同时著录有“嘉庆间”“同治间”“光绪间”三种“新阳赵氏刻本”。但是,这里的“新阳赵氏”据各编最末一行所署“新阳赵元益校刻”可知即赵元益,而赵元益生卒年为道光二十年庚子(1840)至光绪二十八年壬寅(1902);同时,江标生卒年为咸丰十年庚申(1860)至光绪二十五年己亥(1899),当光绪元年乙亥(1875)还只有十六岁。如此综合来看,这个“新阳赵氏刻本”只能产生于“光绪间”。而《国朝诗》卷首吴翌凤自序,据署款撰于“嘉庆元年丙辰(1796)春二月朔日”,不过其中还没有提到补编;补编最末一行有“壬申六月二日写完”一语,这个“壬申”应该是嘉庆十七年(1812)——这些很可能就是所谓“嘉庆间”的依据,然而却没有注意到当时赵元益尚未出生。又这个“壬申”,如果理解作后面的同治十一年(1872),那就有可能导致所谓“同治间”的错误;然而“同治间”江标至多也才十五岁,自然还没有资格为《国朝诗》题签。至于其他如“雅昌艺术品拍卖网”所列北京雍和嘉诚拍卖有限公司2014年秋季艺术品拍卖会拍品《国朝诗》称作“清嘉庆元年(1796)新阳赵元益刊本”,则显然是受了自序署款的误导。

  国语本《海上花》译后记,作者:张爱玲。陈世骧教授有一次对我说:“中国文学的好处在诗,不在小说。”有人认为陈先生不够重视现代中国文学。其实我们的过去这样悠长杰出,大可不必为了最近几十年来的这点成就斤斤较量。反正他是指传统的诗与小说,大概没有疑义。当然他[浏览全文]

  

张爱玲散文谈画的那篇

  谈吃与画饼充饥,作者:张爱玲。报刊上谈吃的文字很多,也从来不嫌多。中国人好吃,我觉得是值得骄傲的,因为是一种最基本的生活艺术。如插花与室内装修,就不是人人都能做得到的,而相形之下又都是小事。“民以食为天”,但看大饼油条的一精一致,就知道“食”不光是填[浏览全文]

  表姨细姨及其他,作者:张爱玲。林佩芬女士在《书评书目》上评一篇新近的拙着短篇小说,题作《看张——<相见欢>的探讨》,篇首引衰枚的一首诗,我看了又笑又佩服,觉得引得实在好,抄给读者看:一爱一好由来落笔难,一字千改始心安;阿婆还是初并女,头未梳成不许看。[浏览全文]

  羊毛出在羊身上——谈《色·戒》,作者:张爱玲。拙着短篇小说《色·戒》,这故事的来历说来话长,有些材料不在手边,以后再谈。看到十月一日的《人间》上域外人先生写的《不吃辣的怎么胡得出辣子?——评<色,戒>》一文,觉得首先需要阐明下面这一点:特务工作必须经[浏览全文]

  关于《笑声泪痕》,作者:张爱玲。久已听见说香港有个冒我的名写的小说《笑声泪痕》,也从来没想到找来看。前些时终于收到友人寄来一本,甚至于也还是搁在那里两个月都懒得看。骂我的书特意寄赠一册,也只略翻了翻,就堆在一叠旧杂志上,等以后搬家的时候一并清除。倒不[浏览全文]

  《续集》自序,作者:张爱玲。书名《续集》,是继续写下去的意思。虽然也并没有停止过,近年来写得少,列出后常有人没看见,以为我搁笔了。前些日子有人将埋藏多年的旧作《小艾》发掘出来,分别在台港两地刊载,事先连我本人都不知情。这逆转了英文俗语的说法:“押着马[浏览全文]

  谈看书后记,作者:张爱玲。上次谈看书,提到《叛舰喋血记》,稿子寄出不久就看见新出的一部画册式的大书《布莱船长与克利斯青先生》,李察浩(Hough)着,刊有其他著作名单,看来似乎对英国海军史特别有研究。自序里面说写这本书,得到当今皇夫一爱一丁堡公爵的[浏览全文]

  谈看书,作者:张爱玲。近年来看的书大部分是记录体。有个法国女历史学家佩奴德(ReginePernoud)写的艾莲娜王后传——即《冬之狮》影片女主角,离婚再嫁,先后母仪英法二国——里面有这么一旬:“事实比虚构的故事有更深沉的戏剧一性一,向来如此。[浏览全文]

  惘然记,作者:张爱玲。北宋有一幅《校书图》,画一个学者一手持纸卷,一手拿着个小物件——看不清楚是簪子还是文具——在搔头发,仿佛踌躇不决。下首有个撞儿托盘送茶来。背景是《包一皮公案》、《施公案》插图中例有的,坐堂的官员背后的两折大屏风,上有朝服下[浏览全文]

  《多少恨》前言,作者:张爱玲。一九四七年我初次编电影剧本,片名《不了情》,当时最红的男星刘琼与东山再起的陈燕燕主演。陈燕燕退隐多年,面貌仍旧美丽年青,加上她特有的一种甜昧,不过胖了,片中只好尽可能的老穿着一件宽博的黑大衣。许多戏都在她那间陋室里,天冷[浏览全文]

  《红楼梦魇》自序,作者:张爱玲。这是八九年前的事了。我寄了些考据红楼梦的大纲给宋淇看,有些内容看上去很奇特。宋淇戏称为NightmareintheRedChamber(红楼梦魇),有时候隔些时就在信上问起“你的红楼梦魇做得怎样了?”我觉得这题目非常好,而[浏览全文]

  《张看》自序,作者:张爱玲。珍珠港事变两年前,我同炎樱刚进港大,有一天她说她父亲有个老朋友请她看电影,叫我一块去。我先说不去,她再三说:“没什么,不过是我父亲从前的一个老朋友,生意上也有来往的。打电话来说听见摩希甸的女儿来了,一定要见见。”单独请看电[浏览全文]

  忆胡适之,作者:张爱玲。一九五四年秋,我在香港寄了本《秧歌》①给胡适先生,另写了封短信,没留底稿,大致是说希望这本书有点像他评《海上花》②的“平淡而近自然”。收到的回信一直郑重收藏、但是这些年来搬家次数太多,终于遗失。幸而朋友代抄过一份,她还保存[浏览全文]

  《张爱玲小说集》自序,作者:张爱玲。我写的《传奇》与《流言》两种集子,曾经有人在香港印过,那是盗印的。此外我也还见到两本小说,作者的名字和我完全相同,看着觉得很诧异。其实说来惭愧,我写的东西实在是很少。《传奇》出版后,在一九四七年又添上几篇新的,把我[浏览全文]

标签:
上一篇:精美的写景散文语句三篇 下一篇:没有了